从借贷到股权 寻觅下一匹独角兽

来源:作者:编辑:2015-10-30 13:17
        浙江风险创业投资成长历史曲线图表

  可以说,一部杭州风险创业投资发展史,就是浙江风险创业投资的发展史。 

  创客星罗棋布,独角兽成群结队。 

  2015年的杭州,属于创业创新。几乎在每一个热门领域,都有来自杭州的独角兽企业出没。他们站在台前,他们急速蹿红,他们熠熠发光。光芒太过耀眼,以至于我们经常忘了,他们曾穿越黑暗和迷雾。 

  在穿越黑暗和迷雾的路途中,少不了“听风者”——风险投资机构。他们隐于幕后,却值得被给予更多关注。因为他们所提供的风险资本、创业辅导和专业服务,是杭州创业创新浪潮中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正因如此,我们深入杭州各大风投机构,与多位风投大佬深度交流,并重磅策划了这样一组《听风者——杭州创投新势力》系列报道。我们试图梳理杭州创投新势力的布局脉络,并通过对教育、医疗、消费、安全、装备制造等代表性行业的扫描,洞察产业发展的未来走向。今起推出首篇。 

  风无形,水无相。

  风拂而浪起,浪起而潮涌。

  在浪潮来临之前,需要敏锐捕捉风向。在杭州产业江湖中,就有这样一群“听风者”,他们试图在微风吹拂之前,就站立在风口;他们竭力寻觅未来的产业明星,发现泡沫中的珍珠;他们引导助推涓涓细流,凝聚成奔涌不息的创业创新浪潮。

  在中国从“借贷文化”向“股权文化”转型的大背景下,在杭州这片创业创新的高地之上,风险投资、创业投资机构日渐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新势力。在商贸流通、医疗教育、文化创意、信息数据、机械装备等新兴或传统产业的明星企业背后,时常闪现着创投机构的身影。他们一面用资本表达价值观,撬动杭州产业的转型升级;一面用服务呵护梦想,输出创业创新的杭州力量。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求解“阿里之问” 

  尽管阿里巴巴登录纽交所已过去整整一年,其股价甚至也在近期遭遇波动。但一个有关阿里巴巴的设问,却依然萦绕在杭州创投界人士的心头;阿里巴巴起家于杭州,可为何杭州的创投机构却未能成为早期投资者,而海外资本却守得云开,最终通过IPO获利颇丰?

  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是,事实上在阿里里巴巴创立的六年之前,杭州才有了第一家风险投资机构——浙江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省科投)。它脱胎于政府科技系统,国有全资控股。在成立之后的五六年内,它都是省内唯一的风投机构。可投资本金不足,退出渠道匮乏,国资“风险厌恶”属性,科技型潜力型企业难觅,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风投机构大多面临上述掣肘。

  “假设1000万分10个项目投,9个项目成功了,平均每个10%的收益,也才90万,一个项目亏了,100万就没了,总体还是亏了。”省科投董事长顾斌亲历和见证了杭州风投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他的话诠释了风投机构发展初期的“投资者窘境”。

  尽管掣肘客观存在,但即使是处在婴幼儿阶段的风投,对杭州产业结构转型、企业转制的作用仍然不容忽视。比如省科投就在军转民、科研院所改制的大潮中,参与了对海康股份、大立科技等转制企业的投资,并最终实现上市。

  在“中国风险投资之父”成思危于1998年提交“政协一号提案”之后,国内风投发展曾迎来一波高潮。截至1999年8月,全国各个层次的政府创业基金已达100多家,不少地方政府还推出了与之配套的风险投资担保基金。

  但此时的中国,仍在等待一个民营风投的春天。而民间资本雄厚的浙江及至杭州,更是如此。

  “听风”群雄并起 

  2002年8月,39岁的宗佩民成为一名创业者。在此之前,他已是处级干部,在浙江省供销社投资部供职超过十年。下海创业之初,他发起创立的华睿投资管理公司一共只有四个人,三个创始人和一位司机。而如今,宗佩民已是省内数得上的民营风投大佬。一个规模上亿的基金,“早上家里出发,编个短信,到办公室已经募集好。”

  这样的转变,淋漓展现了本世纪初以来,浙江及至杭州民营创投力量的成长和成熟。国家资本市场的改革深化和政策创新,为中国民营风险投资的成长和成熟创造了条件。比如2005年启动的股权分置改革,将曾经凝滞的一潭死水激活为奔涌的河流;再比如先后设立的中小板、创业板和新三板,为风险投资提供了更广阔的退出渠道。

  在此背景下,杭州的风险投资界群雄并起。浙江省科技厅和创业风险投资行业协会2014年编写的一份发展报告显示,在参与调查的211家省内风投机构中,位于杭州市的有180家,占总量的85.3%。其中在2013年新成立的9家风投机构就有8家位于杭州,以杭州为中心的地位进一步得到加强。

  与此同时,政府与市场也在风险投资领域逐步形成合力。成立于2008年的杭州市创投引导基金,基金规模10亿元,至2015年6月底,已批复合作单位29家(待批复4家),基金总规模41.3亿元。创投引导参股基金已投资项目182个,投资金额24.6亿元,带动社会联合投资金额22.7亿元,引导基金实际带动社会资本放大倍数近10倍。

  “科技创新创业,必须要有资金支撑,只有研发投入上去了,才能有科技成果出来。传统扶持是靠财政拨款,不讲效益,但通过基金投资就更市场化,可以精准发力。”市科委党组书记、主任阳作军说。

  缔造未来“独角兽” 

  独角兽公司,这个舶来的商业概念,是指那些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跻身“独角兽俱乐部”,是所有创业者的梦想。

  浙科投、省创投、赛伯乐、经纬中国、华睿、华鸥、天使湾、盈动……并起的“听风”群雄,正在浇灌出一片独角兽成长的丰饶土壤。他们所投资和服务的企业,有的已然成为独角兽,有的可能成为未来的独角兽。

  赛伯乐,14年前针对聚光科技一笔60万美元的投资,在创业板上市时收获300倍的回报,聚光科技也成为顶级的环境与安全检测分析设备及服务提供商,在经历股市动荡后市值仍然超过100亿元。而当初聚光科技创始人王健和姚纳新找到赛伯乐创始人朱敏时,能拿出的也就是一张图纸。但此后的故事,无疑证明了听风者的预见性和洞察力。

  浙江赛伯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陈斌特别看重风投机构的战略引领作用。“通过在国际上的布局,可以提供一个富有前瞻性的战略。前瞻性不是你想出来的,而是来源于信息的积累,对产业未来的把握。我们每周和美国开一到两次越洋的电视电话会议,不断地讨论交流,更新对科技、产业方向的认识。”

  总部都在杭州的经纬中国和盈动投资,去年8月共同参与了针对爱图购的A轮投资。彼时爱图购还是一个主打女性导购的网站,而不到一年,爱图购团队就凭借爆红的图片社交应用IN,完成华丽转身,估值达到20亿元。

  “有人说社交应用市场已是红海,其实未必。基于美食、运动、知识分享等等,可以形成非常多细分领域的社交圈,只要找准需求、做好体验,仍然有机会。”经纬中国合伙人曹国熊说。

  在杭州,类似案例不胜枚举。有人把杭州视作下一座“天使之城”。对于一座“天使之城”而言,不仅需要善于做梦的创客,也需要善于造梦的“听风者”。他们正行走在路上,寻觅和缔造着下一匹独角兽。